中国占星师联合会
ASTROER.CN

We are written in the stars

在一群哲学人士聚会时谈论金钱就像淘气的小孩把一只老鼠扔进满是拉拉队长的屋子,看能争执成什么样子,有多少热闹的讨论。谈到第二宫就不得不谈到金钱、财富。虽然在精神领域里,金钱显得世俗和鄙陋。对金钱的渴求是对精神世界的侮辱也绝对违反标准的(除了某些精神导师接受捐赠)。占星术也是如此。我不止一次的听说收费占星辅导是亵渎,因为占星术是一种天赋(这或许需要专业的论证占星学是一门‘科学’)。另一方面,新时代人喜欢钱。他们会背诵誓词和神奇咒语以获得更多的资讯。他们宣称,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钱,那么意味着你的想法不够有把握。

不论金钱是肮脏的,还是邪恶的,或者是精神激励,又或者更有可能的情况下,积极但中立的,“我怎么能获得更多钱呢?”是在咨询中大部分客户询问几率最高的三个问题之一。一般这个问题都伴随着哀叹,“是不是只有我必须赚钱啊?”这真是悲惨啊,现实期望我们去做油漆匠、保险经纪或者贷款业务员,但我们期望更宏大的人生规划啊,做个艺术家、哲学家或者冒险家。必须赚钱好像是可怜的弯路。我听过一个故事,上帝比国王需要更多的洗碗工,但是为什么上帝不把我们都培养的有更多喜欢的欲望呢?这个进退两难的局面对于冥王星在狮子座的一代人身上格外尖锐,他们对自我实现的渴求是非常强烈的----尽管他们的父母,冥王星在巨蟹座的一代人认为比起金钱,安全性和地位更有价值。

除了爱情,很少有事情能让人如此渴望,如此焦虑怨恨混乱。占星术通过第二宫的情况了解这个人的财务状况,随着观念和条件,帮助或阻碍它。如果你想解开自己的财务状况的奥秘,必须了解第二宫的情况。你会拥有什么呢,在第二宫中描述的可不仅仅是你银行账户的情况。

在《神圣的契约》一文中, Caroline Myss指出了第二宫能量的基础。 虽然Myss 不是占星学家,但是她有敏锐捕捉原型的能力。对于你的第二宫情况的诊断,她建议看一下你生活中总是感到无力的那一方面。你感到无力的方面也许与其他宫位有关,比如你的人际关系(七宫)或者你的职业生涯(十宫)----你感到无力的通道。她提出,这很有可能是因为你第二宫的消极态度造成的。换句话说,你力量的关键或者你无力的原因,都体现在第二宫。

第二宫是随后宫,这表示它跟随在一个重要的角宫之后。John Frawley的文章指出,角宫(1、4、7、10宫)是整个星盘中的关键位置,就像房屋的横梁。行星落入角宫会更有力,更能发挥优势作用。它们支撑了你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你的人格特质、你的家庭、你的伴侣、你的事业。当有行星行运到角宫时,会比它行运到其他宫位发挥出更显著的效应。角宫的行星行运通过会带来新的主题,并且在行星通过角宫后很长一段时间仍然持续。这并不意味着随后宫就不重要了。恰恰相反,随后宫的重要意义跟它前面的角宫紧紧相关。随后宫扮演了非常重要的支持角色。他们意味着不论角宫开创了什么局面随后宫都将给予稳固的支持。举个例子,随后宫第五宫,它掌管了子女、恋爱、创造性----但是他们都有同样的任务。这几种活动都源自第四宫----家庭所培育和鼓励的人格特质。同样的,更深层的密切关系,财务上的&两性关系上的,在第八宫将延续第七宫伴侣宫所赋予的命题。同样的,第十一宫所掌管的社会交际网络也在支持或破坏着我们在角宫第十宫所建立的专业地位。

所以,不论第一宫诞生了怎样的本质特征,第二宫都扮演了支持它的角色。一个精力旺盛的第二宫不但确保了你的基本生存,更给了你对抗的力量。举个例子,如果你是一个国家,那么第二宫就掌管了你的国家物资,国家的银行系统,你的粮食和出口物资的兴旺。如果你是一个正要对外宣战的国家,那么第二宫就是你的同盟军,你的弹药和枪支。如果你是一场法律官司的原告,那么第二宫就是给你作证的人。一个强大的第二宫决定了成败的关键。

第一宫代表了你的出生,第二宫代表如何让我们生存。这里有所有你称为“我的”东西。通过第二宫你能融入到这个世界并证明你的存在。当你还是个孩子,第二宫就开始确认你所拥有的脚趾头和手指头,你塞进嘴里的食物,只有你能抱着睡觉的泰迪熊。当你渐渐长大,你也将继续巩固基础以支撑第一宫不断深化你的自我发现。通过你的欲望来不断完成自我的认知,你必须利用的资源就是你赋予自己的价值。

第二宫控制着金钱能购买的(财产和物质资源)和金钱所不能购买的(天赋、自尊心、价值观)。如果你工作的不快乐,那是因为你的天赋在工作中得不到充分的利用,而第二宫里的行星和第二宫的宫主星将向你描述,你有哪些天赋。举个例子,如果月亮是第二宫的宫主星或者落入第二宫,那么你将有很优秀的直觉天赋,对情感的敏锐性,学习的欲望。除非这个月亮是落在摩羯座、处女座或者金牛座,不然从事会计工作将是一种折磨。也许你喜欢你从事的工作,虽然报酬不是很多。为什么你的同事能长驱直入的走到老板办公室要求加薪,而你靠这份工作为生却没办法做到这样?因为他有一个过分自信的水火合相在第二宫,而你有一个阻碍自我发展的冥王星刑日。

你的第二宫必须打牢基础,你必须转变你在这里找到的一切。当你还是个婴儿,第二宫曾经是一个真实的伊甸园。任何你需要的----手指、食物、泰迪熊----都会像变魔术一样出现。然而当你渐渐长大,你认识到你必须保养和维护这片花园。蔓藤需要修剪,果树需要种植,花朵需要施肥。地球就是伊甸园,但是同样也充满了现实。害虫会毁掉你的花园,掠食动物会吃掉你的庄家。如果你没有了解如何提高你花园的收益,你的需求将无法实现,你的愿望也不能满足。如果你等着天上掉馅饼,那你真是会饿死。

换句话说,你必须以现实态度对待第二宫。你必须学习怎么利用、保护、管理这里的资源,否则你将失去这些恩赐。任何有财务麻烦的人就是对这一点的认识太过简单。

John49岁,他不但有一堆债务甚至连这次咨询的费用都无法支付。在他成年以后,他一直从事只有最低薪水的工作。在过去十年里,他只能靠女朋友的收入为生。John的第二宫的宫主星是吉星木星,而且落在了勤奋的处女座。John是一个有天分的艺术家和手工艺者。他设计镶嵌的首饰非常有灵气。“他们喜欢在石头上作画。”这是一个朋友对他的评价。但是John却很少设计首饰,即使在他最多产的时期也没法以此为生。与John交谈之后我知道,他父亲是一个木匠,为好莱坞电影做布景设计,他一再的告诫儿子不要以手工业为生。他怨恨自己的蓝领生涯,他认为如果John没办法靠双手挣到任何钱。因为这个沉重的警告,一个艺术家被困在了John的第二宫挣扎着。

John的第二宫宫主星是木星,落在了处女座,处女座的守护星是掌管手工业的水星。但这两颗行星都被冥王星压抑着。这种由冥王星带来的行星无力感只有在做出改变之后才能消除。大部分时候John都感到无力和瘫痪,不能从事他喜爱的艺术就等于什么都不能做。那双创造艺术灵感的手就是John最好的资源,他父亲贬低了这双手的价值就像告诉John他是个废物。John成年以后,不管是他的财务问题或者是其他问题都是无意识的在证明这一点。

Patti的第二宫落了一颗在巨蟹的木星,而且还与月亮和天王星合相。她第一次来见我的时候也是有财务上的麻烦。Patti很有才华,受过良好教育,但是她最近从事的都是一连串底薪的工作,她一个都不喜欢。事实上她刚刚离开了一份这样的工作,她想知道下一步该往哪里走,她不想在经济上依赖她丈夫。

我花了几次咨询时间来揭开她第二宫的财务秘密,但是真相却浮现的很慢。当她还是个孩子,她发现只要妈妈花钱就会被爸爸无情的数落。所以Patti(巨蟹的作用)决定一定要有自己的收入。父亲赞同她自己存零用钱。之后她也非常重视自己赚钱,因为这代表了她作为一个女人的独立(木星&月亮&天王星)。至少这让她能免于丈夫的责难。

Patti 第二宫的这个合相给了她非凡的才华,她有充足的探险天赋。当她十几岁时就展露了优秀的音乐才华,但是她父亲总是打击她,怒气冲冲的说,“你不可能以此为生。”所以她追随父亲的足迹,拿到同样专业的学位,但是奇怪的是,在这个领域她一样没赚到钱。Patti 最后在第二宫中揭开了这个秘密:他父亲否定了她的天赋,取而代之的是潜意识的教育她,“想赚钱就要从事你不喜欢的职业。”她遵循了这一点要求,做了一份又一份她不喜欢的工作。她非常不满这一交易让她的收入一直不高。

在最初他们接收到的第二宫最大的问题就是态度和价值观。我记得很多年前我坐在一个治疗师的办公室里抱怨我很失败,因为我没开上奔驰。“但是Dana,”我的治疗师回答,“你从来没让我觉得你是那种在乎空洞地位的人。”那一刻对我真是一种解脱。我父亲一直希望看到我开着奔驰车,在他眼里那就是成功。讽刺的是,多年以后我真的买了一辆豪华轿车,虽然不是奔驰。我第二宫的宫主星是金星,我喜欢奢侈的东西。到我买车的时候,我已经大幅的提高了我的收入,最终我实现了我的价值观。

关于第二宫的探究, Dane Rudhyar 指出了一条重要的观点:我们必须改变这片领土以适应我们个人的目的和命运。否则我们只是过去的公仆,灵魂的代理人,我们生活只能被我的祖先统治。Rudhyar指出,二宫的资源财富必须得到有效利用。这意味着我们个性的韵律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论是物质财富还是我们的天赋,或者是我们花掉的金钱。我们需要引领第二宫给予我们人格特质足够的支持(就是第二宫支持第一宫)。 Rudhyar 建议我们致力于找出我们必须成为什么样的人,这被赋予了重要意义。“没有什么比失去生存价值更让人觉得徒劳和空虚,这才是各种意义上的拥有。”

John很幸运的与一个相信他的天分的女人一起生活。但是这些年她的爱情并没有能够帮助John在艺术上的发展。一直到Lysa厌倦了开始要求他也挣钱,John冒着感情的风险养活自己。Lysa有非常优秀的商业头脑帮助John开展他的新事业。展示设计这一步对John来说是一种折磨,不论是在手工艺品交易会的展台上,还是与客户商谈订制事宜,都是他自己负责。他成熟了,尽管这种蜕变和新生是很痛苦的。这需要勇气。如果没有赚钱的压力,John恐怕做不到这一点。

这就是我为什么当我听到人们抱怨赚钱的压力毁了他们的精神生活、阻碍了自我的探寻时我表示怀疑。精神与物质,息息相关。我们以肉体实在的感受存在着,也有充分的理由必须与其他物质发生联系。物质决定了精神的形态。怎么样才能让我们的灵魂成长得足够坚强以抵抗唯物主义的强硬。如果我们简单的梦想或者‘计划’按照我们的方式去成长,是不是就成了外星人?

现代占星学中把金星作为第二宫的自然宫主星。古典占星中第二宫是金牛宫并由木星守护。对于描绘第二宫的全貌,这三者都十分重要。金星确切的描绘了一个人的品味和喜欢保持的风格。金星对于评估一个人的自尊心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找到金牛座提供的基础稳定的力量在哪里也很有帮助。此外,北交点落在金牛座(2004年12月)更加强调了第二宫的问题。群体行为上看,有一些人有更大的愿望将钱花在安全保障的事情上(比如反恐战争的基金)。另一些人可能觉得有必要去清理国家财政(解决赤字和失业问题)。个别人群希望把重点放在集体的金融合作上。

木星是掌管财富的行星。如果不能断定木星的力量,就不能准确的估计一个人财富的潜力。尽管如此,我观察到的一个现象还是让我很迷惑:在我观察的星盘中,有很大财务问题的人往往有木星落在二宫或是二宫主星,而比较成功的人士的第二宫却往往与土星扯上关系(落入第二宫或者是第二宫的宫主星)。这有悖于传统的结论,木星带来好运而土星带来厄运。或许这是因为我们已经不是生活在传统的社会了----在传统社会,家族财富决定了人们的财富命运,跨越阶级是非常困难的,土星在这种状况下决定了我们所受的限制,而不是我们需要克服的困难。木星带来的是对于特权的期望----虽然我所认识的大部分木星落二宫或者是二宫主的人都来自中产阶级家庭。尽管如此,他们的权利意识却很强。不论是银行账户的余额还是关于未来,他们都希望感到安全。他们相信,“Something will come”。事实上也的确发生了。举个例子,John就一直有吃有住,有钱买鞋,也有钱支付牙医和按摩师,虽然他很多年都没有收入。

我姐姐的第二宫主星木星,我的第二宫落入了土星。当我们俩都怀孕时,我担心即将到来的责任,每天看护的花费,小孩的健康保险,衣服,尿布,食物。我姐姐却很轻松快乐。她身体有残疾,靠国家救济为生。而我的收入是她的6倍----但是谁会有巨大财富就像扔硬币一样没谱。土星和木星的不同之处让我想到了一个寓言,蚂蚁与蝗虫。蚂蚁整个夏天都在工作,而蝗虫则玩儿得跟没有明天一样,直到冬天来了,没有了食物。我就是一个有土星在第二宫的蚂蚁。我习惯储蓄而且工作努力。但是我知道很多玩耍了一个夏天的木星蚂蝗在冬天账单到期时也没饿死。看起来这两种情况都不错。所以我把这一点留给你去决定----对于第二宫,那颗行星是祝福而哪一颗是诅咒呢?

在这篇文章里,我谈了很多关于我第二宫土星的问题。但是我也尝过了蝗虫的无忧无虑的精神态度,那时木星正通过我的第二宫。当木星来到了我的第二宫宫头,我有了一种全新的有信心的态度,几乎放纵的自大。就像一股美好的信风吹起了我的风帆。我开始重新评估我自己。因为我第二宫的土星,我总是对购物有负疚感,但是那时我变得不再为此感到抱歉,每到周末我就成了购物狂。

当木星行运到我的第三宫时,这样的疯狂行为得到了抑制(我忙于文书工作没时间购物)。但是我新的信心却保留了下来。事实上,我的收入戏剧性的增加并不是在木星来到第二宫的时候,而是当木星行运到了第三宫。很明显,这得益于之前行运种下的幸运的种子。我告别了过去,开始了一段全新的为期12年的财务周期。

当然,金钱不代表一切,这甚至不是我最喜欢的我的第二宫的内容。所有奋斗和成功的过程比美元更深刻。所以简单诊断第二宫的情况,从财务问题开始是不错的选择。看一下你的资产和银行账目。关于你与世界的关系,他们告诉了你什么呢?接下来看看你的财产。他们是不是反应了你的个性?是他们支配着你,还是你拥有他们?你第二宫的天赋呢?他们是否得到了充分的利用?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是否持续的改变着这个战场以确定你对于拥有权力的态度而不是去挑战它?我曾经和一个群星落第二宫的男人一起共事,星群中包括一个处女座的金星。金钱不是他生命的驱动力,但是他喜欢他能购买的东西。事实上,我最喜欢的茶余饭后的乐趣就是听他讲最新的购物故事。不论是食物还是家具,或者是刚买的新家的硬木地板,他都能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他对这些物质财富的喜爱和赞赏之情。他信誓旦旦这都是最好的,最美味的。有时候我试着购买或者品尝一下,觉得也就一般。但是通过他较为发达的第二宫看来,这些东西都是多好的礼物啊!毕竟第二宫决定了我们身体和物质的舒适享受。它提醒我们保持质朴的爱好!


(责任编辑:admin)